為民網 > 為民訪談 > 正文

遲福林:疫情沖擊下,要加快推進產業結構調整

[編輯:余梓林]
2020-03-30 14:51:14

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流行,對中國乃至全球經濟社會發展帶來了多方面挑戰和沖擊。“思客問答”特別推出《經濟“搏疫”論》系列,邀請經濟學家與企業專家分析當前形勢,研判未來走勢,探討化危為機的經濟“搏疫”之道。


疫情帶來哪些沖擊?又孕育哪些機遇?產業結構調整如何變壓力為動力?本期《經濟“搏疫”論》特邀中國(海南)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解析在疫情沖擊下,如何有效推進產業結構調整。

問:疫情的全球大流行給產業發展帶來哪些影響?

答:第一,疫情對產業發展的供給和需求產生雙重沖擊,對正常的世界經濟循環造成沖擊。例如,疫情嚴重沖擊全球產業發展的供應鏈,造成一段時間內產品、服務或生產要素的供給減少甚至中斷。另外,疫情也嚴重沖擊消費需求。

第二,疫情對產業結構調整的沖擊更為深刻。一方面,傳統產業在疫情中受到嚴重沖擊,如20201-2月,我國餐飲收入同比下降43.1%。某些結構性矛盾有可能進一步加大。另一方面,疫情催生和促進了某些新型產業和新型業態的發展。2月份,愛奇藝、芒果TV和騰訊視頻會員數量環比分別增長了1079%708%319%。再例如,云娛樂、云直播、云看展等新業態用戶高漲,各地博物館推出了2000余項網上展覽,春節期間總瀏覽量超過50億人次,眾多5A級景區開辟了線上游覽功能。疫情加快了相關行業從線下向線上的轉移進程。

第三,疫情嚴重沖擊經濟全球化,加大了全球供應鏈的脆弱性。應對疫情沖擊下的產業鏈變局,有效防范全球產業鏈切割和供應鏈節點重新布局可能帶來的風險,已經成為我國產業結構調整的重大任務。

問:我國經濟基本面是否會受疫情影響而改變?

答:盡管受疫情嚴重沖擊,但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,經濟韌性強、潛力大、回旋余地大等特征突出。

目前,我國工業化、信息化、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仍在持續較快推進。在產業結構上,2018年新產業、新業態、新商業模式等“三新”產業占比為16.1%,預計“十四五”將會有一個比較明顯的增長。未來10年左右,我國的消費結構、產業結構和城鄉結構還有10-15個百分點的提升空間。

疫情帶來的全球供給鏈重塑將對產業發展帶來嚴重沖擊,但對我國基于內需的產業結構調整會形成重大推動力。我國擁有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,面對疫情對產業發展的嚴重沖擊,基于擴大內需的產業結構調整具有某些方面的突出優勢。例如,2019年內需對經濟增長貢獻率為89.0%,其中,最終消費支出貢獻率為57.8%2019年我國GDP規模接近100萬億元,消費率預計為54%-55%,消費規模約為54-55萬億元。到2025年,如果消費率進一步提升到60%左右,至少還有25-30萬億元的消費增長空間。

基于內需的產業結構調整,是疫情沖擊下產業發展戰略的重要選擇,是我國經濟轉型升級的內在需求,是經濟基本面仍然看好的最大底氣。

問:產業結構調整如何應對疫情帶來的沖擊?

答:應對疫情沖擊,應將短期經濟政策支持與中長期結構調整有機結合。要以穩增長、調結構為指向,重視具有基礎性、先導性、戰略性、引領性的基礎設施和產業發展。首先,堅持底線思維,穩定和保障基本生產秩序和基本生活相關產業的正常運行,如吃穿、醫療、防護物資、住行等。其次,大力發展現代公共服務業尤其是健康醫療服務業,規劃建設重大公共衛生基礎設施,以帶動相關產業發展。再次,促進信息通訊、線上教育、智慧物流等依托于互聯網的數字產業發展。

問:企業在疫情中受到極大沖擊,下一步如何激發活力?

答:產業結構調整需要經濟政策的刺激,但更需要以結構性改革形成新動力、激發新活力。

第一,以競爭政策為基礎推動產業結構調整。例如,以競爭政策形成優化營商環境的基礎制度,統領和調整其他相關政策。應當說,在這方面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。比如,民營經濟貢獻了60%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,但民營企業獲得的融資僅占企業融資總額的20%,且融資成本高于國有企業1.5-2.5個百分點。這就需要在服務業為重點的相關領域強化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,用市場的活力激發服務業發展的潛力,用產業結構調整破解某些服務型消費“有需求、缺供給”的突出矛盾。

第二,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形成產業結構調整的新動力。首先,鼓勵創新創業,推動中小企業發展。在疫情沖擊下,對中小企業采取特殊扶持政策極為重要。與此同時,更需要加快優化制度環境,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,以激發中小企業發展的活力,釋放創新創業的潛力。適應信息化的大趨勢,尤其需要加快推進數字化進程,加快形成有利于創新創業的數字化發展環境。其次,加快推進以土地等為重點的要素市場化改革。農村宅基地是一塊巨大的“沉睡資產”,在宅基地等重大制度改革上實質性突破,將加快盤活這塊資產,顯著提升資產配置效率,加快農村產業發展。

第三,以推動市場開放增強產業結構調整的內在動力。例如,面對疫情對服務業的巨大沖擊,要加快推動服務業市場開放進程,全面放開競爭性領域服務市場價格,形成統一開放、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。2012-2018年,服務業固定資產投資(不含農戶)由19.8萬億元增長到37.5萬億元,服務業固定資產投資占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的比重由54.3%提高到59%。如果加大服務業市場的開放力度,服務業領域的投資規模將會進一步擴大。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
中央健康城品牌管理研究院
  • 友情鏈接: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101200600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0105123 為民網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為民網公眾號
[email protected]

湘公網安備 43010202000944號

北京11选5玩法规则